中国时报社论公股董事应「专业公开遴选、废除法人代表」

作者: 时间:2019-12-03产经连线213人已围观

中国时报20日社论指出,许舒博先生竞逐一○一董座失利,引发酬庸、党政不分、搓圆仔汤等诸多争议。相隔没几天,台北地方法院开庭审理扁案,侦讯前财政部长林全,他也证实在扁政府时代,重要金控、国营事业的公股董监事,全都由总统决定。举重明轻,阿扁辖下的行政院长、府祕书长等高官,就算无法决定重要肥缺,但其他有油水的职位不计其数,偶尔「参赞机要」一番,也合乎外界预期。 

 阿扁任内狗屁倒灶的人事早已不是新闻,但马英九先生一向以清廉自持,他接任总统后,这一类乔人事的新闻,有没有少一些呢?我们横看竖看,都认为没有什幺改变。原本党营事业头头,变成了铨叙部长;这是由企业转官职。我们的考试院副院长,换跑道坐上台糖董事长;这是由官职转企业。许舒博的新闻如果晚曝光一周,木已成舟,今天已经坐稳了一○一董座;这是由党部转公股。其他林林总总的酬庸,包括退休老人一夕转红、市府要臣转任肥缺,更是族繁不及备载。 

 也许有人会说,民主国家哪一国没酬庸?政治人物哪个不欠人情债?既然当选后大权在握,分官封爵赐禄赏侯,都是政坛人情之常,台湾似乎并不孤独、并不过分。这种说法其实只描述了部分情况,没有掌握台湾的特殊性。 

 简单地说,台湾与全世界民主国家最大的一点不同,就是我们的国营事业与国有股分特多,因此可以作为酬庸或搓圆仔汤筹码的本钱也特多。在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之后,国民政府接收团队接收了日本人在台湾经营的诸多私营企业,而这些私营企业自然就成为国民政府的国营或党营事业。大家耳熟能详的台糖、台肥,就是原来日人的株式会社。而日人的三商银等,更直接成为台湾的国营或省营事业。因为当年接收的事业太多,故台湾的公有事业持股也多。这些,正是当今绝大多数酬庸职位的来源。 

 事业一旦成为公营,主管职位成了主政者分发安插的禁地,久而久之就积重难返。在众多公营事业之中,有许多都因经营不善而亏损连连。但这些企业宁可不务正业、旁涉其他,也不愿意收摊。例如,经济部辖下有耀华玻璃、有台糖,这些公司又分别投资一大堆庞杂事业,甚至还包括养猪。放眼民主先进国家,大概找不到「政府养猪」个案。从产业面看,台湾国营事业包山包海,真的是「老大哥无所不在」。从部会主管来看,肥滋滋的国营事业都在经济部、财政部、交通部。既然政府带头养了猪,「猪舍吸引逐臭之夫」,有人想分派个一○一董座,也不稀奇嘛! 

 马总统即将要兼任执政党主席,如无意外,将来台湾的党政人事权,大概会定于一尊。在此,我们要郑重提出以下的呼吁。政府公营事业与公股董事,看起来是极为好用的安插工具,实质上却怀璧其罪,是所有腐化、贪婪、巴结、奉承等政坛丑态的来源。庞大的公营事业在概念上与政府的职能并不相称,也会因此而吸引一大群觊觎职位者环绕在掌权者周围。一流的政治家从政是为了理想,但三流的政客从政却是为了竞逐那公股职位。小小一○一董座,在短短十年之间就环伺了这幺些丑事,观微知着,实在值得马总统深自警惕。 

 当然,我们也了解已经存在六十余年的公营事业,不易一夕改变。而国家有若干事业公营,也确实有理论基础。究竟公营事业何者该留、何者该切,应有一套完整的评估与检讨。现今的公营事业移转民营条例立法已逾廿年,实在应该以现代的观念重新检视、翻修。 

 在全面解决公营事业结构之前,马总统应该对所有的公股人事都宣示其「专业公开聘选、废除法人代表」的决心。公股董监尔后一概由主管部会以公开委员会,遴选专业人士出任,并以自然人身分派任为董监事,不再以法人代表出任,以避免政府部门背后影武之弊。这样的建议在专业理念上非常简单、在澄清吏治效果上非常快速,唯独在操作执行上,非得有过人的魄力与毅力不能竟功。将来还有多少一○一酬庸案,就看今日主政者有多少魄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