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驻马使馆:外部势力干预.港修例事件变质

作者: 时间:2019-12-04产经连线637人已围观

(八打灵再也27日讯)香港反修《逃犯条例》风波持续,中国驻马大使馆发给《星洲日报》一份涉港问题材料,内容分为5部份,包括修例风波的事实真相和问题本质,修例风波中暴力乱港实录,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事实,外国政府应对暴力示威立法与实践,以及一些媒体有代表性的客观公正言论。

文中提到修例起因于2018年一名港人在台湾杀害怀孕女友后潜逃回港,因香港对该案没有管辖权,为将嫌犯移送台湾受审,因此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以举既有利于处理上这椿杀人案,又有利于堵塞现有法律制度的漏洞。

修例不影响港司法独立

文中提到,香港回归中国前后,已与20个国家签订了移交逃犯协定,与32个国家签订了刑事司法协助协定,而修例的制度安排并不会影响香港司法独立。但不少香港市民对内地的情况和法律制度、司法制度了解不多。6月份以来,香港发生了数次较大规模反修例游行。

为更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使社会尽快恢复平静,香港特区政府于6月15日决定暂缓修例工作,相应的立法工作也随之完全停止。

文中提到,在一些别有用心人士的煽动下,游行屡屡演变为暴力冲突,其行动完全超出了和平游行示威的范畴。而激进示威者的四处滋扰,暴力升级,将香港推入危险边缘。

激进分子挑战管治权威

文中列举了修例风波中一些暴力乱港事件,包括包围警总,冲击立法会,肆意挑战管治权威。此外,有激进分子两度将五星红旗撤下并扔入海中,甚至叫嚣“香港独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底线。

接下来的数周,都发生激进分子非法集结,并攻击警员,恣意纵火,瘫痪机场,包括8月中有激进分子并对1名内地居民和1名内地记者实施了人身伤害、限制人身自由等严重违法行为。

文中称,香港反对派和本土激进分子与外部势力明里暗里的相互勾结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文章批评美英等外部势力不但对修例风波中的极端暴力行为视而不见,用“自由”“民主”“人权”的冠冕美化暴徒,更是毫不避讳地频频上演“指手画脚”“召见汇报”的戏码。这种“主子”和“狗腿子”间“耳提面命”“摇尾乞怜”的主仆丑态显露无遗。

回顾这两个月来发生在香港的严重暴力事件,修例事件已经变质,正如不少香港人士所指出的,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如果任由“暴”和“乱”持续下去,不仅会危及香港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而且会毁掉特区政府的管治权威,毁掉香港的法治基石,毁掉香港的繁荣稳定,毁掉“一国两制”,广大香港市民不会答应,全中国人民也不会答应。

美官员议员发表“错误”言论

文章例举多名美国官员和议员发表“错误”言论,以及美国官员会见香港反对派和反中媒体创办人等举措,在精神上纵容煽动。

在近期的警民冲突中,香港警方的应对手段一直遭到检视和批评。文中则提到,外国政府应对暴力示威立法与实践,包括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美国警方出动装甲车驱散示威者。警方并蓄意诱使示威者走上布鲁克林大桥的行车道,造成其违法事实后,当场抓捕了700余人。

文中指,英国《警察法》明确规定警方有权界定非法集会的性质,有权采取清场和其他禁止非法集会的方式。2019年4月,法国政府推动议会通过《反暴力示威法》,将蒙面等掩藏身份行为定位刑事犯罪。意大利《刑法》中有对侮辱、污损国旗国徽定罪条款。

文章作者表示,游行的组织者从一开始就没想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只是想将所谓的“正义”施加给“恶者”,然后获得世界舆论的同情,他们意图向世界展示自己是“被害者”的形象。

作者认为,警察的第一要务是守护市民安全。6月12日的冲突发生后,交通设施还在正常运行,学生们却肆意横穿马路煽动游行。这种情况下,无论是香港还是中国、日本,警察采取相应措施是理所当然的,发射催泪弹已是最轻的方式。7月1日示威人群闯入立法会可看作是一种恐怖行为。